荒谬的人说“是”,但他的努力永不止息。

最近在这个账号无关紧要的话讲得太多,刚才稍微清理了一下不是正经写文的内容。大家的评论我都有存档,我画的饼我也不会忘😌 以后还是少说废话多写字 谢谢理解🙏

+

Venom

煌/灰喉 无差 但不太知道该怎么打tag

预警:主要角色死亡 医学知识未经考证

----------


灰喉总是做万全的准备。被告知目的地没有源石威胁后,她凝视摊平在床上的轻便防护服,又将它叠得方正整齐放回衣柜深处特定的抽屉。她正在尝试不做多余的准备,尝试直接接触污染横流的世界,正如她尝试与一个疯子步入某种意义上的亲密关系而不过多地想象两败俱伤的结局。像一只真正的雨燕,她轻捷地潜入树林,从漆黑的半夜等候到晨曦初现,露水混着汗水淌下她的脸颊。将死之人出现在她的视野范围内,正当性的论证留在岛上,现下她只是战士,而弓弩没有背叛她。她如释重负却仍保持着警戒缓缓起身...

+

优散

预警:有血

随手个人xp产物  @Optimg-inspired

----------


夏日午后炎热,他们把卧室窗帘拉得严实,散人盖着一层薄被子玩手机。鼻腔些微不适,他抬头看空调温度,正撞上优瓦夏以极其罕有的兴味盎然的直白眼神看他,不带任何尖刻或冷淡、自嘲或嘲弄的修饰,像看着一杯七分甜芋圆奶茶。

“散老师,”他开口说,“你流鼻血了。”

一滴血应声滴到被褥上渗开来,合欢花一样,散人慌乱起来:“对不起!……天热了我就容易这样……我去洗把脸——”

“躺下。别动。”优瓦夏走过来,轻松地将散人的手机从他因惊异而忘记收紧的十指间抽出来随手放上床头柜。散人心跳加快...

+

火与雪与沙棘花

炎葬炎 cb向理解也可

----------


送葬人发来消息:下雪了。

炎客回复:又。

送葬人:雪的频率太高。下次我会考虑不再与您分享。

炎客:什么时候不下了跟我说。

炎客放下罗德岛的移动终端。绵延的战火烧尽了,罗德岛的时代结束了。然而罗德岛产品质量过硬所言不虚,即使无人维护,移动终端仍能正常使用。当时散伙,公用物资基本都收缴用于捐赠,终端因涉及隐私得以豁免。联系人列表里小半已经死了,剩下的一些回到了从前的生活,另一些开启了新的。明明选择带走终端留作纪念的人不少,自始至终只有他们两人的头像亮过。


还在罗德岛做室友的时候他们讨论过雪。舰船驶入温带,就有遇见雪的可能性。一个初...

+

岁岁有今朝

博士&12F cb向 我流博士第一人称

12F 杰西卡 刻酱 生日快乐!最终仍屈服于初恋男友的力量

----------


当我从切城回到本舰、被告知需要任命一位助理时,我首先想到的就是12F。众所周知,我的助理是最密切接触罗德岛核心决策层的职位,有其关键性和敏感性,任命他方势力的人员行不通;而它又同时是个影子职位,虽然接触机要,但不过是贯彻我的意志操办杂务,罗德岛之内不乏逸才,安排他们做这差事却也不合适。而12F没有什么突出才能,但行事稳重,亲和力强,在岛上资格也老,大小事务都有所了解,没有比他更适合的人选了。我将他喊到办公室,开门见山地说明我任...

+

安静而过于自由地从提问箱搬过来少许观点

本来想说暴言(自嘲意味)但有点self-censor的味儿


那个 是这样的 我不能代表任何人 但我也不愿意被代表

+

but your eyes burn like the midsummer sun

优散

hp paro 虽然没什么关系但脑内设定是斯莱特林优/赫奇帕奇散 双方underage

不了解世界观不影响阅读 没头没尾毫无营养,看个开心就行

----------


散人按约好的时间到蜂蜜公爵找优瓦夏,见着人吓得连倒退三步:“你这怎么回事?”

优瓦夏将最后一包糖羽毛笔放上顶层货架,神色平静地从脚边一个凶相的大南瓜灯嘴里解救出自己围裙的边角:“什么怎么回事?”

强作镇定的散人指指他头顶上盘踞一条银蛇的小王冠——银蛇像是活的,随着他的步伐悠然地摆着脑袋——又指指他血红的虹膜。

“噢。”优瓦夏平静地应答,“节目效果。毕竟万圣节。”

“太吓人了,下次别这样...

+

There is chaos, I say. So there is an I; I say, in the beginning, there is chaos. So there is a beginning, and there is time, and I walk from pinpoint to pinpoint quite very seamlessly, struggling continuously to maintain the balance of my existence across snapshots termed "now." There is...

+

Drop frequency

优散 分手前提

是和 @Optimg 的联文 从脑洞诞生到成文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非常难得的体验 感谢 @Optimg 

 @Optimg 有话说:感谢 @MistMorpheus 组织了这一次的活动。有趣的体验,我写的很痛苦!希望大家看得不太开心。但如果你开心,也无伤大雅!

----------


“下雨了”

“你带伞了吗”

散人瞟了一眼手机上的消息,接着又认真看了一下,迟疑了一会儿。

“怎么了”

他回复道,盯着输入框看。

“没带伞”

散人盯着优瓦夏...

+

优散

必读预警:全是捏造 全是捏造 全是捏造 请勿上升真人!有昨晚直播相关提及 但不是原话 也不代表我对实际事件的解读或推测

----------


散人说:我和优瓦夏之间没有你们想象的那种友情。


优瓦夏坐在电脑屏幕前,努力听着那之后的每一句话,但话语只是像无意义的潮汐一样涌进来,把思绪的水位抬高,他自以为站在高处不知不觉间也被浸湿脚踝,挥之不去的东西浮上水面。终于到了这个时候。无路可退。他尝到一种莫名的快感,像看着一根刺准确无误地扎进指腹留在里面,这是每个自负的自证预言者所要付出的代价。


他把直播窗口最小化了,按下静音,又...

+

炎葬炎无差

打算去年十二月写完的 拖到现在感觉找不回当时心境了 补完的几率不大 先发出来

----------


载具侧部的盖子翻开,露出中控系统。送葬人单膝跪在雪地里,冻得微微发红的指尖迅速拨动大大小小的旋钮和连线,时而从工具包里取出各种辅助仪器调试。炎客靠在一旁,抽着根烟,给他打着手电,烟头的亮光在风中明明灭灭。

送葬人淡淡地开口:“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炎客咳嗽一声:“什么?”

送葬人看向他:“我以为你拒绝他们是为了单独与我对战。”

炎客饶有兴味地笑了:“你怎么看出来?”他用靴跟将烟头碾灭,“不;是她还太年轻。”

“你可以动手,”送葬人毫...

+

400fo感谢!

想到300fo,仿佛就是昨天(?)非常感谢大家的陪伴!这个账号见证着我不断爬墙的历程,尤其感谢因为久远的坑关注我尚未取关的朋友。我这个人比较奇怪,我也预测不了会不会有回坑的一天,总之都是有可能的。当然取关随意!喜欢过我就是我的幸运

我意识到自己真的不太擅长命题作文,即使题目是我自己提前想出来的也是一样……。所以作为答谢 点梗可能不太行 不过如果有什么想让我写的角色或cp 不管cb/cp/个人向 都可以在评论区提!我会抽一个或以上来写 我写过的坑都可以 但比较久远的ooc概率会大。想提梗也可以不过我不能保证哈哈哈哈


顺便也可来评论区聊聊天...

+

so close

优散 分手前提 当然全是捏造

又名:同城网友兼前任的情人节之夜 (credit to  @Optimg)

----------


优瓦夏不在乎节日,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因此收到散人的消息的时候他确实有些错愕,他记得前两年散人都错开这个日期不联络,他也就一直闭口不谈。对面发过来一只意味不明的粉色兔子,估计是摆着先表明态度再思考措辞,优瓦夏先回过去:散老师今晚也一个人?不知道是不是被一个“也”字激励,回复来得很快:是的!加上一个哭泣的表情。接着对话框状态锁定在了对方正在输入,优瓦夏把手机屏幕朝上搁在桌面,过了一小会儿不出意料地跳出来...

+
某些人发表意见就发表意见 嘴放干净一点儿这么难吗?我寻思看篇同人文的事 动辄把人母亲侮辱一番 犯得着吗?
真的,遇见有人做了让自己有点不痛快的事情就声势浩大地把人骂走,退一万步,就算你手里那套规矩真全是对的,你做不到和人平心静气地论理,做不到以理服人,那你就是没修为就是理亏,心智极不成熟
实在没意思。但愿都是闲的,这波过去都收收心,找些有意义的事情干,老在互联网上蹲着找人对线,明明根本连真正的恶意都掏不出来,轻飘飘地到处扔那个马的emoji,挺可悲的
+

清醒梦

优散

约对应现实时间2012年,年龄大致是19/22,两人均大学生设定。当然全是捏造。一点无关紧要的🚗

没有 @Optimg 就没有这个(至少80%)

----------


深夜里优瓦夏接到散人的语音通话,响了三声他接起来,散人带着颤的声音在他耳边说:优瓦夏我想你了。他几乎立即理解了情况,起身把宿舍门锁了:刚开学没几天正好撞上情人节,入夜后室友陆续都出去了,一时半会回不来。他点上通话录音键,问:散老师,又喝酒了?

散人轻轻地“嗯”了一声。

沉默了一阵。“散老师,”他说,“现在穿着什么?”

散人几乎是呜咽了一声又用咳嗽掩饰,优瓦夏仿佛能听见他心里在想:你怎...

+

平时优散第一次散优的场合 所以两个tag都打了 如果不合适请评论区建议🙏

给 @Optimg 

----------


散人进来的时候优瓦夏睁着眼,散人一直问可以吗可以吗真的可以吗,声音都软成一滩水,优瓦夏说是是是我点头点断脖子了你要不闭嘴吧。第一次被进入的感觉并没有他想象中煎熬,只是包裹住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的无法忽略的异物感,他不想集中精神想它,就盯着散人的脸看,这是他们在床上的时候他最爱干的事情,散人没摘眼镜,眼神在担忧关切和欲望之间摆荡,在他的眼睛和嘴唇之间游移。终于到了最深处,一阵战栗从那里蔓延开来,他条件反射地咬紧了牙关,散人紧张地问...

+

我过生日了!

心愿是别生大病 自己的事情别太不顺利 思想和行动都不要停滞 在自我管理和体谅他人上都有所长进 在这里也努力写出自己想写的东西

也祝看到这条的你幸福安康

+

优散 全是捏造 
———— 


很久以前优瓦夏在目录树深处建了一个文件夹,专门放散人做的与他相关的东西,音频、剪辑、录播,看过一遍就丢进去。最近他们重新熟络起来,当然是散人主动,来往次数多了,优瓦夏就说:微博私信不方便,我现在用微信比较多。于是两人才加上微信。现下散人在微信上找他聊一个游戏,聊着聊着突然说:那时候我们真好啊。这句话意味不明得很,优瓦夏脑子里闪过无数可能的槽点,但他觉得自己懂了,而且散人也知道他懂了。所以他只回了一句:是。放下手机,他从桌面开始一层一层点进去找到那个久未打开的文件夹,从第一个文件开始播放。反正家里没人,他就把声音外放出来。散人的嗓音很特...

+

和谐多边关系 
失眠沙雕 请勿当真 
———— 
 
能天使:我真的不懂爱情。 
可颂:你和莫斯提马又闹了? 
能天使:我从不跟她闹!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 
可颂:你既然不跟她闹,我怎么就哪壶不开提哪壶了? 
能天使:总之我对她那不是爱情!……看人家拉普兰德对德克萨斯,那才叫爱情。 
可颂:那叫爱情,我真单一辈子得了。 
能天使:别瞎找人垫背啊,你那叫活该。要人听到了还得我给你解围。 
可颂:别说这个了,那德克萨斯对你又算什么? 
能天使:那是信任! 
可颂:胡扯!我也信任你,这...

+

冯青波从没想过一辈子。冯青波两手空空,只有一把刀子,一条命。(他是刀。)冯青波从不向前看。冯青波不配有未来。冯青波的两只眼永远望着过去,永远贪婪而炽烈地望着那三个月的幻象,那时他见过太阳,从此再没有光。一场戏,冯青波饰演一个无比丰满的角色,他爱,他赤诚,冯青波演得这么好!这光彩夺目的鬼魂!(可冯青波是刀,只是刀!)他在信纸上一次次被召唤出来,四年,他一点点死灭,像油灯小火苗,冯青波写信总是泪汗如雨下,他只有一条命什么也没有,但他知道即使把命搭进去,火也不会烧得更旺些,因为冯青波的命薄得像纸片,冷得像死人!冯青波写爱,写承诺,写他所能想象的最美好最虚假的一切,冯青波不止一次地想:不如死了,但我的...

+

Lightly

炎客/送葬人 无差 算是Bleed的前情

博士第一人称

----------


岛上新修订了一种文件,专门处理干员的善后事宜,只要是参与高危作业的都必须签,说得不好听些就是让他们尽量放心地去卖命。其效用因干员的国籍和身份而有所不同,比如对拉特兰公民而言,说它是聊胜于无的双重保障也几乎算是抬举,对公证所员工就更是如此。但送葬人拿着他那一份,读得比我还认真。文件末尾有三个格子,大致意思是紧急情况下遗物交由何人处理,像填志愿一样顺序下来。他没怎么犹豫,在第一格里填了公证所人事部门负责人,第二格填了我,我说:“不填满也可以的。”事实上,一格不填和填了十多人的都大有人在。他似...

+

利器

火神&炎客 cb向

----------


火神听见敲门声,摘下护目镜去开门。门外站了一个面生的萨卡兹,背上一把漆黑的长刀。他对火神说:“我来改造武器。”

火神迎他进来。“我很少见到你。”她问,“怎么称呼?”

“炎客。我们都不是会四处游荡的人。”炎客卸下长刀,双手捧着。“请将重量改轻些,形制不变。报酬你定。”

火神也双手接下,重量与她预想的相差无几,沉甸甸地称心。刀通体哑光,敛着锋芒,刀身遍布划痕,刃口却极其平整锋利。

“好刀。”她由衷称赞,“你很爱惜它。”

炎客微微一笑。“更甚于爱惜我自己?我听过这种话。”

“既然如此,为什么减轻它的重量?”火神将刀小心翼翼地端放在...

+

常田大希/井口理

预警:全是私设全是妄想 与真人无关

----------


“说起来,大希看过那个吗?看过了的吧?”

“哪个?”

“我演的那个角色啊。还不错吧?”

“啊,那个啊。很了不起啊。”

“大希也这么想吗?那我兴许真是走这条路更好呢——也算是确定了后路……”

请反驳我,用坚定的语气宽慰我:今后的路还会一起走。

“是吗……那很好。”

只是为了尽量保全交集的可能性罢了。

“对大希来说没什么区别吧?”

咔哒。点火。呼气。

“理,你又在抽烟吗?”

脚步声。推门声。淅淅沥沥。

“理,你那边下雨了吗?”

电话被挂断了。联系消失了。

少抽烟;如果下雨,无...

+

伊芙利特/艾雅法拉

预警:暴力 过去捏造 ooc

----------


“在卡兹戴尔的时候,我伤过那些人……我出门打水,他们把我逼进小巷子里,骂我病人、杂种、怪物。我背贴着冰凉凉的墙壁,我头疼……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周围已经全烧起来了,我冲出去,只闻到一股焦味,我不敢回头……”

艾雅法拉看着她。

“莱茵生命的白大褂混蛋们给我一把枪。他们把我领进一间屋子,他们都站在玻璃的另一边。他们说,只要听他们的,我就不会那么疼。我拿着枪,屋子另一边有个玻璃罩子,里面总放着活的什么东西,老鼠,兔子,猫,狗,羊,牛……人,有气无力脸青鼻肿的,睁开了眼睛还是害怕……我听他们的,人的身上就劈...

+

“我第一次杀人是在十五岁。事办完,之前教下的种种负面反应我一样不沾。回去复命,他们都用有些忌惮的眼神看我。

“我回到住的地方,刚进门,听见窗口有响动。我按着刀柄无声地接近,却看见一只灰白色的、不足拳头大的鸟儿在我捡回来的绿萝上扑腾。它歪头,一双圆眼睛定定望我,竟然飞到我还握着刀的手上,纤细的小爪子亲密地张开攀着我。我的手上甚至还有血。它快活地啾啾叫着,沿我的手臂轻巧地跃上我的肩头,才振翅飞去。

“我突然发现我在哭。它相信我,而我刚刚杀过一个人。”


“那是我印象中,我最后一次流眼泪。”

----------


灵感来源是

+

As you like it

阿&炎客 cb向

Cross-dependence的前情补完

----------


炎客自从到罗德岛以来伤得最重的一次,还是没上担架,愣是没事人一般靠自己两条腿撑着回到基建,脚掌每次落地,腹腔里都被颠得钻心刺痛一下。他视野边缘都被疼得模糊发黑,集中精神忍痛,警惕性有所降低,觉察到背心生风时条件反射地侧闪,牵扯到的内脏迸发出的疼痛排山倒海而来,第二支冷箭已经没入后颈。失去意识前的一瞬,他看见落在地上的细小针管,鲜红的溶液,鲜红的箭尾巴。


再睁眼的时候,记忆回流,他醒觉自己是又捡回一条命。眼前是个陌生的房间,墙上的电子挂钟显示15:53,距离战斗结束未满一小时,不足以动太复...

+

无可挽回的恶性事件发生以后 总觉得我是不是没有资格享受这样基本无痛的生活 可是即使我痛苦我绝望那又怎样呢?我的痛苦和绝望对事情有什么帮助?我到底做什么才能让事情变好?等我有能力去撼动局势了再去思考吗?怎样才算是有足够的能力了?这辈子真能等到那个时候吗?可是不等 我现在又能做什么?

看见社交账号动态一半是转发 另一半是记录着与平日毫无二致的流水一样的生活 真觉得非常荒谬 打几行字 流些眼泪 没多久就忘了 这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几乎是注定的 但我不想接受

我想相信一定是有出路的 可是在哪儿...

+

萍萍/柳如丝 不清楚cp名所以只打原作和角色tag,如有建议请评论区提醒🙏

预警:私设如山 往事捏造 大概率ooc 未成年请不要看

----------


太阳从落了尘的彩色玻璃窗外透进来,明暗之间,门帘后不遮不掩地立了个笔挺的人影。

“妹儿,”柳如丝朝那方向开口道,“给我添茶来。”

人影掀开门帘,是个十七八岁的姑娘,身形匀称,五官周正,带着点这个年纪的女人少有的英气。桌对面的中年男人回过头,差点儿惊得站起来:“你在这儿干什么?还不快走!”又转回身去,满脸堆笑:“这是我侄女,不识礼数,总在屋里乱窜,您可千万别介怀!茶水由我为您添就是。”

柳如丝轻轻...

+
阿,过来一下。
阿的耳朵尖微微一颤,没回头。这种语气准没好事。
阿。
做什么?
你先过来。
阿磨蹭着挪过去,吽拿着把指甲剪坐着等。阿立马闪开:不剪!
吽转过身来把背心后摆往上一撩:你抓得我挺疼。平淡的陈述句,新愈合的十道浅粉色抓痕。
阿的脸上有点热。就为这个?你早说,给你我的特效药,一天保准好。
剪一剪吧,吽说。会伤到自己的。
我又不是家猫!你上街再捡只家猫给它剪去!再这么下去,你还得给我绝育不成。
吽竭力抑制自己无奈夹杂心疼的神情。好吧。他投降,把指甲剪放下。药拿来吧。
+

Cross-dependence

阿&炎客 cb向

----------


自从那起事故以来,阿的实验室成了炎客除温室以外的最常落脚处。依阿的要求,实验室没装烟雾探测器,炎客能走路以后第一次揣了半包烟来,倚在窗边抽出一根用高热的指尖点上,实验室另一头的阿抬起头看着他笑了笑,任由烟雾和药雾在他们头顶不清不楚地勾缠在一起。没有义务,没有寒暄,只有兴趣,以及共处一室而相安无事的视线和呼吸。


阿会问:“你下一次任务是什么时候?”

“不知道,”炎客回答。“我在等。”

阿飞快地翻动终端记录。“三天后,给你再来一针。”

炎客看着舷窗外。“那我三天后不来。”

“你不来这儿,你去哪儿?医疗部?”阿轻飘飘地嘲弄,“要不...

+

© MistMorpheus | Powered by LOFTER